行業資訊 2014年11月4日 第23期 3版--------打印機維護

來源: admin   發布時間: 2014-11-07   1722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本期看點:

第一版:你的Android不好用 都是因為這幾點原因

第二版:正在“消失”的硅谷

第三版:工信部發改委發文 要求4G網絡全面支持IPV6



第一版

你的Android不好用 都是因為這幾點原因

  

資料來源:鳳凰網

  

   

Android早已是全球最大、用戶最多的移動操作系統,不過它離全球最好用還差得很遠。大家隨手就能舉出些曾經歷過的糟心體驗,如手機卡頓!電量不耐用!廣告彈窗老是出現!不過很少有人會追根尋底的去問為何如此,Android原生設計是怎樣的?官方有修正嗎?有民間大神來做補丁方案嗎?

可能很少有人會知道,其實你對Android的印象已經遠遠落伍,它的問題很多都有了相應解決之道。下邊宅客君將告訴大家,Android的不好用是因為什么?現在的Android又是怎樣?

手機卡頓

從技術角度來說,卡頓主要有三方面原因:Android應用采用Java語言,相比iOS的Object C它更耗費硬件資源;Android設備過于分散,至少一半以上是中低檔機型;Android對前臺進程沒有提高優先級,后臺過多容易搶占更多資源。雖然“天生卡頓”,但經過幾年的艱難努力,現在最新Android設備已經很少出現卡頓問題了。來看看這個問題是怎樣被改善的。

早期的Android版本(v1.5+)沒有進程管理,當每次多開了幾個應用,大家都會用atk等第三方工具來殺后臺。Android 2.3加入了進程管理,終于可以用系統設置來關閉應用,不過只能一個一個的關。這時已有許多工具類應用支持一鍵清內存。

Android 4.1-4.4的“黃油計劃”以及后續改善,對小內存設備做了極大優化,桌面切換效果絢爛些也很流暢。這也是得益于硬件更迭的加快,從單核到雙核、四核升級的時間只在2013一年多的時間內就完成了。Android 4.4里開發了一個新的應用運行環境ART,切換到ART后,應用打開、切換變得非常流暢,可以媲美“黃油計劃”后的桌面切換效果。不過ART需要開發者去做應用兼容,目前大部分主流應用做出了兼容性更新。

其實在2013-14年,硬件的性能已經可以讓Android足夠順暢,但我們還是能聽到一些卡頓抱怨。原因在微信(游戲大家有預期,反而不會那么抱怨),如果你的微信好友和群稍微多些,它將逐漸吞噬掉這臺設備的內存,清理工具也只能些許緩解狀況。微信變成了現在很多人升級設備的理由。

電量不禁用

移動設備的電量不禁用,但Android這點特別明顯。很容易比較,3000mAh電池的Android手機使用時間和1500mAh的iPhone差不多,有時還不如。

不過這已經是很大進步了,因為現在的Android系統效果比以前豐富的多,還能一直開著Wi-Fi、藍牙和GPS。Android的耗電優化分為兩方面:硬件、軟件。硬件端大概在2013年左右完成優化,此前“開著Wi-Fi”和“不開Wi-Fi”電量差別在10%以上,而現在開不開差別不大。

軟件端主要是待機后后臺應用還在工作,比如聯網檢查新消息。iOS上所有消息推送都使用蘋果官方的推送服務,Android上由于Google的GCM不強制使用以及在國內不可用,大家都是用自己或合作方的推送服務。打個比方,同樣三個應用接收消息,蘋果上一次推送完成,Android上要三次推送。部分廠商在ROM中增加了“對齊喚醒”可以讓Android一次推送完成,不過它被認為可以繞過。

推送服務泛濫變成現在Android耗電的最大由頭。這時“一鍵清后臺”就有了新的意義,從開始的緩解卡頓變成現在的省電,把后臺一清,就一了百了。

其它

Google一直著力改善Android的體驗,不過它更著重基礎體驗,比如卡頓、續航。在其它方面則余力不足,比如廣告彈窗橫飛、權限濫用、應用緩存文件,這些讓第三方安全應用有發揮余地,LBE安全大師、360手機衛士、騰訊手機管家即基于此。這部分不再是Android征服硬件,而是移動安全公司與廣告公司之間的戰斗。

廣告彈窗插件前幾年更泛濫,手機的通知欄幾乎全是這些信息。還曾經出現一些奇葩事情,某個應用內的廣告插件平時不啟動,但微信啟動時它就彈廣告,讓用戶以為是微信在彈窗。后來幾乎上規模的廣告插件都被識別,由于效果不佳,現在的廣告插件收斂很多,只做用戶信息收集和固定展示。

權限濫用也很可怕。最早版本的微信會自動上傳用戶通訊錄,這就是一起很典型的例子。目前應對方式還是使用權限管理軟件,大多安全應用都有集成。應用緩存清理這點看似很小,但想想獵豹清理助手以及美國上市的獵豹移動就知道這塊絕對是個痛點。

從現在看,Android不好用主要還是軟件端的體驗,硬件端已經足夠。Android系統的過于開放讓它擁有最多的用戶,但也使得這個系統的最弱端被無限放大。廣告彈窗、權限濫用在塞班時代也有,但那時并不是問題,塞班的用戶大多能自己折騰。如果下次在果粉的場子上,可以跟對方科普下,Android早已今非昔比了。

原文連接:http://digi.ifeng.com/a/20141104/40856408_0.shtml


 

 

 


第二版

正在“消失”的硅谷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鳳凰網

  

   

今年5月,著名的“閱后即焚”社交應用SnapChat創始人Evan Spiegel來了一趟中國,拜訪了一些中國做社交應用的同行。其中,在和一個同行吃飯聊天的時候,對方隨便地問了一句“你們公司在舊金山什么地方?”,于是Evan Spiegel很嚴肅地回答:“我們不在舊金山,不在硅谷,我們在洛杉磯”。

“為什么不在硅谷?”自然少不了這樣的追問。在中國的大部分互聯網從業者和創業者來看,硅谷是創新的天堂,有著最瘋狂的一群人,風險投資、孵化、創新者社區、大學和巨型互聯網公司構成的生態系統相當完備。世界上那些最酷的創新,理應出自硅谷而不是其它地方。據說,Evan Spiegel當時沒有太多地解釋這個問題,只是淡淡地回復:“我不喜歡那個地方”。

如果連Evan Spiegel都不喜歡硅谷了,那硅谷一定發生了些什么變化。這位SnapChat聯合創始人是個90后,出生在洛杉磯,在斯坦福就讀過商學院。但在學業結束前,他就開始專注在SnapChat上,并且搬回了洛杉磯地區。洛杉磯市郊,SnapChat在long beach附近的沙灘上有著一座大房子作為日益擴張的團隊的辦公室——在舊金山或硅谷核心地帶的Palo Alto與Menlo Park,這樣的一個地方貴得離譜。

SnapChat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這家在美國甚至是加州誕生的估值高達數十億的“創新公司”選擇了洛杉磯地區而不是舊金山灣區(傳說中的硅谷)作為“總部”所在地。而另一家被Facebook 20億美元收購的虛擬現實技術公司Oculus Rift,也把總部設在了洛杉磯附近的Orange County——即便在完成收購之后,Oculus的團隊仍然留在Orange County辦公,并且在好萊塢舉行了它的獨立開發者大會,而沒有像Instagram和Parse等被收購的公司那樣,搬進Facebook在Menlo Park的園區。此外,最著名的“匿名社交”應用Secret,總部也在洛杉磯。

這些公司在洛杉磯自然有它們的道理——那些社交屬性突出的創新公司,需要靠洛杉磯地區偏向娛樂和名利場文化的氛圍積累最值得傳播的內容,而Oculus這樣技術驅動的公司顯然在洛杉磯一帶更容易獲得合作伙伴和天然的客戶。但同樣重要的另一層原因是:這里的房屋租金和人才都相對更“便宜”——而且對這里更“便宜”的人來說,他們很多人也是來自全美最棒的學校,而且不至于隨時被周邊幾英里之外的其它公司挖走。

與此相同,你會發現紐約聚集了另一個類型的創新公司——與電子商務、交易、設計和新媒體密切相關。像Fab和Birchbox這樣的公司簡直就是天然的紐約產物。最近B輪融了1.85億美元的支付與商戶解決方案商Mozido也在紐約。而Google最近巨資投資的另一家“下一代虛擬現實技術和可穿戴設備”公司Magic Leap總部則在美國最東南部的佛羅里達,同時在洛杉磯(而不是舊金山灣區)也有一間辦公室。此外,另一些與舊金山灣區有著同樣“技術驅動”基因且獲得了數千萬美元以上的創業公司Quantopian和PortalInstruments等都位于頂級高校和精英最聚集的馬賽諸塞州的波士頓和劍橋一帶。而以DNAtriX為代表的一些與生物技術和新能源數據化相關的頂級初創公司,越來越在德克薩斯州的奧斯丁、休士頓和美國加州最南部的圣地亞哥扎堆。

它們都不在硅谷。

也許這就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事實:當中國的大量熱錢、互聯網巨頭甚至一部分創業公司開始成規模地向硅谷進發的同時,硅谷自己正在完成著它自己的調整和“去中心化”。而這里一個非常重要的背景是:科技公司越來越不僅僅是只提供“科技”給它的用戶的公司了。早年的英特爾、甲骨文和思科當然奠定了硅谷且心安理得地待在這里,Google這樣的公司也顯然最適合硅谷這個地方,Twitter和Facebook也還好。但當科技本身越來越接近一種基礎設施,而“科技公司”必須通過“技術”作為手段為人們提供生活場景中所需各種不同服務的時候,這些科技公司所需要的最重要的資源往往不在舊金山和灣區當地,這就導致了硅谷本身的“去中心化”:與娛樂、電影制作和動畫密集相關的資源在數百英里之外的洛杉磯好萊塢;與設計、商業交易、媒體和金融有關的資源更多在紐約;與生物醫學、新能源有關的資源和人才更多集中在德克薩斯州的休斯敦和奧斯汀以及加州最南的圣地亞哥;與公共設施更多的相關資源在加州以北俄勒岡州的波特蘭……總體而言,合作伙伴與潛在客戶在哪里,這些科技公司的總部就傾向于設置在哪里,而不僅僅是守著傳說中的“創新搖籃”和風投最活躍和密集的地方——硅谷。這不是一夜之間完成的變化,但你可以看到,就像大陸板塊漂移一樣,越來越多的“創新公司”在更深層次原因的作用下,從硅谷漸次向不同地方完成資源和人才的遷移——但它們仍與硅谷有著密不可分的,在資本交易、人才、社交網絡和精神家園上的連接。

這個現象直接導致了另一個變化,即“硅谷不可復制論”的打破。一些硅谷的精英——比如Y Combinator孵化器的創始人Paul Graham和他的大部分同事,以及Khosla Ventures和Andreessen Horowitz的大部分頂級投資人,一直以來都堅持認為世界上的其它地方不必試圖刻意地復制另一個硅谷。因為硅谷形成的時代背景(冷戰與軍備競賽)、硅谷的人際網絡與整個生態系統、以及硅谷創新“永動”背后的獨特文化是無法被拷貝的。而激發世界上最棒的創新的最好方式就是讓全世界最棒的創新代表都到硅谷來接受新的洗禮和“再教育”——Y Combinator孵化器一直都是這么做的,它號稱能給一個創業者最好的人際關系和資源,無論是從硅谷頂級的大佬和Y Combinator的歷屆學員公司之間——它們中的一些都已經成為估值數十億甚至上百億美元的公司(比如Dropbox和Airbnb)。但對一家可能加入了YC的位于班加羅爾的租車應用公司來說,搞定印度的大大小小汽車租賃行可能比跟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的一頓午餐還重要,但地理意義上的硅谷在這個問題上對它的幫助是有限的。同樣,對一些科技公司來說,好萊塢、紐約、休斯敦、奧斯汀、波特蘭和圣迭戈在資源上的重要性可能都比舊金山灣區更重要,它們需要在那些地方扎根和拓展,但與此同時,這些公司的創業者也為這些地方注入了越來越多的創業精神和“硅谷精神”,他們在硅谷學會的那些思考方式、驅動公司增長的方法論、建立人脈網絡的技巧、跳出“盒子”思考的意識甚至講故事的魅力,都會被帶到硅谷之外的地方。

硅谷的去“中心化”甚至不僅僅是擴張到美國的其它地方:設計和時尚的另一個全球聚集地倫敦、下一個清潔能源與數字化結合在一起的突破性創新國度以色列……在PingWestSYNC 2014舊金山專場下午有關智能硬件的討論環節,不止一個舊金山當地的硬件創業者說:“你什么都不需要想,買一張機票,去深圳,在深圳找一個合伙人”,而位于舊金山的硬件加速器——無論Lemons Labs還是PCH International,都會讓自己的創業公司同時在舊金山和深圳兩個地方接受不同的訓練和“洗禮”。這些例子,也都是硅谷去中心化的典型例證。

當硅谷的外延在不斷擴大,“硅谷范兒”已經變成一種全球創新最時髦的語言和標簽,硅谷的VC也在發生變化。這兩年,越來越多的硅谷VC開始認真地探討“硅谷和美國之外的機會”,中國當然是探討的重心之一,德國、以色列、英國甚至馬拉西亞也都在列。我記得上次我見到Y Combinator的新任總裁Sam Altman是7月底,他當時正準備去倫敦做一場Y Combinator的年度活動Startup School。談到中國,他說:“如果Y Combinator真的準備開美國之外的代表處的話,中國毫無疑問是第一站”。

再看看硅谷正在發生的問題:除了因為科技滲透到社會生活的不同場景,因為資源配置的側重而導致一些科技公司從硅谷向外輻射之外,硅谷對新的科技公司似乎也越來越不那么友好了。大公司壟斷了所有的社會和人才資源,房屋的租金、生活成本和人力成本正在往高的離譜的方向發展,人才的流失也越來越嚴重。即便沒有不同行業資源的問題,硅谷本身的生態系統也處于一個幾乎“滿負荷”的狀態。某種程度上,“去中心化”的調整也是它自下而上自己發生的。

也許Google聯合創始人兼CEO 拉里佩奇最近接受采訪表達的觀點也能代表硅谷當下的問題和轉折期的特殊現象:硅谷已經變得短視,沒有取得真正的突破,越來越不關心大創意。這種現象讓硅谷變得不堪重負,而技術與消費生活的“淺薄”結合也讓那些原本應該在硅谷的公司去了它們各自更應該去的地方。而另一個方面,硅谷仍是世界科技的震源——那些最原創和突破性的技術革新,仍然適合發生在這個地方。

原文連接:http://tech.ifeng.com/a/20141104/40856328_0.shtml

 

 



第三版

 

工信部發改委發文 要求4G網絡全面支持IPV6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鳳凰網


   

    

工信部辦公廳和發展改革委辦公廳2日發布《關于全面推進IPv6在LTE網絡中部署應用的實施意見》,啟動“中國LTEv6工程”,全面推進IPv6在LTE網絡中的應用,強化我國自主的LTE4G移動終端支持IPv6,加快基于IPv6的下一代互聯網建設,提升寬帶網絡基礎水平。

網民在訪問任何一個網站時,看上去輸入的是網站域名,實際連接到目標網站的是IP地址。隨著我國步入互聯網高速發展階段,對IP地址需求總量不斷攀升,現有的IPv4供需缺口形勢嚴峻,發展能承載大量IP地址、接入網速更快更安全的IPv6技術成為當務之急。

意見提出,在新建的LTE網絡中,全面支持并開啟IPv6,并提升國產LTE基帶芯片、自主操作系統和移動終端支持IPv6的能力,推動在國內有一定影響力的國產手機品牌全面支持IPv6。同時重點推動IPv6應用,到2016年末,通過LTE網絡建設帶動發展3000萬以上IPv6用戶,下載量超過50萬的IPv6移動互聯網應用達到50款以上。

為此,工信部等將加快完善產業配套支撐,提升IPv6發展能力。推動芯片、終端、網絡和應用等產業鏈各環節協同發展,完善LTE網絡環境下的IPv6支持度評測標準體系,同時加強產業協同配合,確保IPv6用戶體驗。(新華網)

原文連接:http://tech.ifeng.com/a/20141104/40856298_0.shtml

[返回]

 

 

 

并非原創 重在傳播



科捷電腦辦公設備快修中心主要服務對象為企業客戶,企業客戶的要求相對更高,而我們的服務宗旨是:客戶要求越高,我們做得越出色——遇強則強!很多企業都會有一個IT負責人(但畢竟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而我們是用一個團隊的力量來為您解決問題。

科捷電腦服務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8:00,節假日休息(特殊情況除外)
科捷電腦服務熱線:400-628-9328
科捷電腦服務網址:http://www.yoyezp.icu.cn
科捷電腦服務內容:
1、電腦維護維修(臺式電腦、筆記本電腦軟件問題,硬件問題,操作系統安裝,雙操作系統安裝) 
2、網絡維護維修(路由器設置,局域網組建及共享,網絡故障排除) 
3、企業IT外包(專業化IT外包服務:電腦、網絡、辦公設備、集團電話、監控設備等包月包年服務) 
4、監控安裝(家庭報警器、紅外防盜監控,工廠監控,遠程監控) 
5、綜合布線工程(寬帶連接,網絡布線工程,電話布線,無線上網) 
6、門禁考勤(辦公室全自動門禁系統、員工上下班指紋考勤機安裝) 
7、硬件銷售(電腦組裝,網絡配件,辦公設備,辦公耗材等送貨上門)
8、辦公設備維護維修(打印機、傳真機、復合機、多功能一體機各類故障維修及維護)

全廣州市(天河區、越秀區、海珠區、荔灣區、白云區)駐有專業技術員上門服務,能更快速的進行上門維修維護服務。

捕鱼大师无敌版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