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資訊 2014年11月19日 第33期 3版--------荔灣電腦維護

來源: admin   發布時間: 2014-11-19   1749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本期看點:

  第一版:南非科學家多次偶遇海豹性侵帝企鵝(圖)

  第二版:愛奇藝訴極路由不正當競爭 智能路由器或遇瓶頸

  第三版:網購、快遞成為假劣藥流通大道



  第一版


 南非科學家多次偶遇海豹性侵帝企鵝(圖)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鳳凰網

  

  

科學家表示,雄性海豹性侵企鵝或已成為一種趨勢。

  

  

原標題:南非科學家多次偶遇海豹性侵帝企鵝


據英國《每日記事報》11月17日報道,科學家在亞南極州馬里恩島多次發現怪異事件,雄性海豹竟壓在比其體型小許多的帝企鵝身上,并不分帝企鵝性別地強行與它們交配。其中,一只海豹在交配結束后甚至吃掉了被自己侵犯的企鵝。


據報道,此類事件最早于2006年就曾被發現,但當時生物學家認為這只是因海豹的性經驗不足所致,或屬侵犯行為(海豹與企鵝是天敵)。然而,日前攝像機所錄下的資料令科學家們改變觀點,認為這或許已成為一種趨勢。


在每一個案例中,比企鵝的身型與體重均超出許多的海豹先是將追逐到的企鵝壓在身下,隨后試圖與企鵝強行交配。在幾次案例中,海豹似乎已進入企鵝的“泄殖腔”——雌、雄性企鵝均擁有的空腔。


據悉,在所觀察到的案例中,曾有三次海豹在交配結束后,放走了企鵝。然而,還有一次海豹吃掉了被自己侵犯過的企鵝。


據比勒陀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Pretoria)哺乳動物研究中心的研究員Nico de Bruyn透露,三只被放走的企鵝中,有一只的泄殖腔出現明顯傷痕;另兩只從外觀上看不出其受傷與否。


至于為何此類行為增加,De Bruyn認為或是海豹模仿同類侵犯行為所致。此外,在交配季節,海豹的荷爾蒙大量增加,而與同類交配卻受挫也是可能原因。


De Bruyn認為,雄性海豹將企鵝誤認為是雌性海豹的可能性不大,目前仍在對它們進行觀察,以研究其侵犯動機。


原文連接:http://news.ifeng.com/a/20141118/42507675_0.shtml#_doc_rec1?wratingModule=1_society




 

 

 


  第二版

愛奇藝訴極路由不正當競爭 智能路由器或遇瓶頸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鳳凰網

  

  

傍晚時分,中關村華燈初上。從位于鼎好電子大廈12層的北京極科極客科技有限公司一間辦公室向外望去,不遠處,“愛奇藝”的霓虹燈牌格外清晰。


如今,隔窗相望的鄰居早已“反目成仇”:極科極客公司旗下的一款智能路由器極路由,因屏蔽廣告的一項主打功能,遭遇了愛奇藝的訴訟。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近日宣判,極路由屏蔽愛奇藝視頻廣告行為屬于不正當競爭,須賠償愛奇藝40萬元。


此前,互聯網領域曾有多起“廣告屏蔽”糾紛案例,如獵豹瀏覽器敗訴優酷、傲游遭多家視頻網站封殺起訴……極路由唯一的區別在于它是硬件公司,這是國內首個硬件廠商屏蔽廣告涉及不正當競爭案件,屬于全新競爭環境下立法的空白地帶。


為此,有評論認為,海淀法院的判例,首次確立起了硬件廠商、網絡服務商之間的跨領域行為也可構成不正當競爭的標準。因而,此案備受業界關注。


屏蔽廣告將“重傷”視頻網站


法治周末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幾位極科極客工作人員的困惑:極路由屏蔽視頻廣告的功能是一種普遍功能,并不只針對于愛奇藝一家,為什么愛奇藝的反應會如此強烈?


愛奇藝公關總監凍千秋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表示,愛奇藝成立之后,一直引領著視頻行業往正版、高清內容方向發展,并花費重金購買版權內容,“免費觀看+廣告”是視頻網站的主要盈利模式,不管是瀏覽器還是新興的硬件嘗試,屏蔽廣告都從根源上傷害了視頻網站的利益。


“我們無法容忍這種傷害行為,因此從愛奇藝自身和對行業發展的保護兩方面對極路由提出訴訟。”凍千秋稱。


阿里高級法務專家呂長軍也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屏蔽廣告行為危害了視頻網站經營模式的運行,減少了愛奇藝增值業務交易機會和廣告收益。”


那么屏蔽視廣告究竟會對視頻網站盈利模式構成多大的威脅?


在一位視頻行業從業人士眼中,不同視頻網站的各項業務營收比例雖然并不完全一致,但廣告收費絕對是其中的支柱,比例高的甚至能夠達到總營收的九成以上。


騰訊公司法務綜合部張元胄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像視頻網站的收費頻道收入,目前大多還是百萬級的,愿意付費觀看的用戶畢竟在少數;后來出現了植入廣告的方式,收視率又上不去,最終還是又回到了傳統的廣告收費模式。


“如果在技術上既能屏蔽掉廣告,又能發出廣告被觀看的假信號,這勢必會極大地挫傷廣告投放者的投放信心,從而對視頻網站行業形成一個毀滅性的打擊。”張元胄表示,“而這在技術上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實現。”


極客CEO王楚云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也坦言,視頻網站的根本盈利模式還是廣告,很多視頻網站很擔心屏蔽廣告的模式大范圍地爆發出來。


互聯網可超越行業形成競爭


海淀法院審理后認為,極科極客公司是極路由的生產商和銷售商,有證據證明其同樣是“屏蔽視頻廣告”插件的開發者、上傳者,極路由為獲取商業利益,利用插件直接干預了愛奇藝的經營行為,超出正當競爭的合理限度,損害了愛奇藝公司的合法利益,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構成不正當競爭。


在呂長軍看來,其實這和之前優酷訴金山“獵豹瀏覽器”一案類似,只不過此次扮演不正當競爭角色的變成了“路由器”這種硬件設施。


據悉,極科極客曾辯稱,其公司的經營領域與愛奇藝完全不同,根本不存在競爭關系,也就不存在不正當競爭的可能性。


不過海淀法院則認為:互聯網時代的競爭,呈現出超越國界、超越業界的特點。在當下,硬件廠商可以(而且事實上已經)從事軟件、網絡服務,軟件、網絡服務廠商也可以從事硬件經營。極科極客公司利用相關插件和路由屏蔽愛奇藝網站視頻片前廣告,導致兩者商業利益上此消彼長,使本不存在競爭關系的兩家形成了競爭關系。


“近段時間,視頻網站接連遭遇‘廣告屏蔽’的糾紛事件,最終皆以視頻網站勝訴告終,說明了中國法律保護視頻網站‘免費+廣告’的商業模式。”凍千秋表示。


呂長軍也指出:“此案可以對硬件廠商起到一個告誡作用,在提供中立的技術服務時,注意不要干擾、修改其他互聯網服務提供者的合法服務或者產品。”


“從法院判決來看,這也是為了保護‘免費+廣告’的基礎商業模式。”北京市律協競爭與反壟斷法律專業委員會秘書長魏士廩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如果不對此進行保護,視頻網站一旦遭遇毀滅性打擊,未來用戶也很難再享受當下免費視頻的權利,對消費者來講也將是一種變相傷害。”


平臺方難辭監管責任


“去廣告無疑是極路由眾多功能插件中的一大亮點,這也是用戶自行的選擇。”王楚云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極路由的出發點是在路由器上面打造出一個類似于PC級別的平臺,第三方開發者可以在上面做各種程序和功能,以此把硬件能力較大地開發出來,并不是說有意去傷害誰。”


據王楚云介紹,屏蔽視頻網站廣告的插件一方面是由第三方開發者上傳,另一方面除了這一插件,極路由平臺上還有包括游戲加速、視頻加速等其他多種插件,此外究竟要使用哪一款插件,也是用戶自行去選擇的。


因此在王楚云看來,極路由此次被判不正當競爭難免有些冤枉。


不過凍千秋卻并不這么認為,他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極路由稱“屏蔽視頻廣告插件”只是極路由平臺眾多插件中的一款,并且由第三方開發;事實上,經過法院認定,現有的證據表明,極路由是“屏蔽視頻廣告”插件的開發者、上傳者。并且在產品的宣傳上,極路由也一直將屏蔽視頻網站廣告功能作為產品的主要賣點。顯然,極路由在為自己的侵權行為找借口,不愿意承擔法律責任,而將問題歸咎于第三方。


那么,即使屏蔽視頻廣告插件為第三方開發者上傳,作為平臺方的極路由是否就可以因此免責了呢?


北京市盛峰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于國富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一般來講,法律對互聯網經營者區分為兩種類型,即互聯網內容提供商和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兩者不同之處在于:互聯網內容提供商要直接對自己的內容承擔責任,而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則包括很多類型,像搜索鏈接服務、存儲空間服務等。所有平臺究其歸類的話,實際上應該算是互聯網存儲空間服務提供者。


“互聯網企業想要規避自己的法律責任,往往會從自己是互聯網服務提供者的角度上來實現。”于國富表示,“但究竟能否規避成功,還要看具體情況。即便是用戶上傳內容,平臺方有沒有注意到內容的侵權,或者注意到內容侵權也沒有及時制止,也是涉嫌間接侵權或者幫助侵權;而只有平臺方已經盡到了合理的注意義務,仍然不能夠發現侵權,才不能直接要求其承擔平臺責任。”


王楚云在接受采訪的過程中也表示,“我們的過失是可能是沒有做好一些監管”。


“此外,在銷售過程中,極路由還將屏蔽視頻廣告功能作為其一個重要功能進行推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對法治周末記者表示,“這表明極路由對這些插件的存在有主觀上明知,客觀上使他人受損自己得利,也違背了公認的商業道德。”


一位極路由的用戶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極路由后臺的插件數量不是很多,而屏蔽視頻網站功能插件就在第一頁比較醒目的位置。


智能路由器或存發展瓶頸


“也許愛奇藝并不一定想告我們,本身我們也在和他們洽談合作,還包括其他眾多互聯網公司。”王楚云表示。


王楚云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從官方角度來講,“我們也不愿意去破壞視頻網站的商業模式,我們也在跟他們商量,能否把他們的會員集成到我們的服務里面來,這樣用戶就會有更多的選擇”。


“比如我們可以成為視頻網站會員的另外一個入口,極路由來代賣會員,這樣提供的不僅是去廣告服務,還可以提供視頻加速與緩存服務等。”王楚云解釋稱。



對此,凍千秋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提出過合作并不能成為極路由屏蔽視頻廣告的借口。不過他也表示,當前互聯網行業與各行各業間的跨界融合越來越明顯,對于視頻這個與寬帶服務提供商、版權方、硬件廠商等諸多領域都有跨界合作的行業而言,愛奇藝愿意本著互聯網開放、平等、協作、分享的互聯網精神,以合作的心態來對待產業中的一切參與者,如與極路由這樣的新興互聯網公司在消滅視頻卡頓上合作,為用戶帶來更佳的視頻觀看體驗,促進視頻生態健康發展。


但這種合作空間究竟多大?張元胄認為:“即便是智能路由器,由于它的屬性所限,設置完成后則與用戶很少再有接觸,理論上很難找到除了產品本身之外更多的額外贏利點。”


在張元胄看來,會員去廣告業務早已為各大視頻網站所普遍應用,如果極路由提供的只是這一功能,視頻網站為何還要額外多分一杯羹給它呢?


原文連接:http://tech.ifeng.com/a/20141117/40871155_0.shtml


 

 



第三版

網購、快遞成為假劣藥流通大道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鳳凰網

  

   

“近年來,制售假藥、劣藥違法犯罪行為呈現高發態勢,嚴重破壞了公平正當的市場經濟秩序,侵害了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安全。”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韓耀元今天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


今天,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聯合發布了《“兩高”關于辦理危害藥品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將于2014年12月1日起施行。


制售假劣藥犯罪的“三大新特征”


新《解釋》出臺的背景,是全國人大常委會于2011年2月25日通過了《刑法修正案(八)》。其中第一百四十一條“生產、銷售假藥罪”,由“危險犯”修改為“行為犯”,取消了“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入罪門檻,并增加規定“有其他嚴重情節”和“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刑罰適用條件。


“犯罪構成要件的重大變化,意味著對生產、銷售假藥罪不再有法定的入罪門檻。”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胡偉新在發布會上說。


由此,2009年5月13日“兩高”出臺的《關于辦理生產、銷售假藥、劣藥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不再適用,亟須制定新的生產、銷售假藥罪定罪量刑標準。


對制售假藥犯罪行為標準變嚴的背后,是近年來相關案件數量的增長。


韓耀元發布,《刑法修正案(八)》施行之后的2011年5至12月,各地人民檢察院審查批捕458件、782人,提起公訴415件、715人;各地人民法院一審收案350件,一審結案343件、413人。


2012年,各地人民檢察院審查批捕1226件、1823人,提起公訴3826件、5248人;各地人民法院一審收案3690件,一審結案3609件、3260人。2013年各地人民檢察院審查批捕1432件、1972人,提起公訴2945件、4079人;各地人民法院一審收案2907件,一審結案2877件、3399人。


2014年1至9月,各地人民檢察院審查批捕1217件、1569人,提起公訴2524件、3532人;各地人民法院一審收案2860件,一審結案2343件、2783人。“上述案件一審均為有罪判決。”


韓耀元總結,近年來,制售假藥、劣藥犯罪出現了“三大新特征”。


一是“犯罪行為的產業鏈特征明顯,查處難度加大”。


“許多制售假藥、劣藥的犯罪分子形成利益聯盟,有的已形成了產、供、銷‘一條龍’的犯罪網絡,有的形成了跨省市、組織嚴密的犯罪團伙。”


二是藥品原輔料、包裝材料安全問題嚴重。“非法生產藥用輔料的現象很突出,直接導致嚴重的藥品安全問題;各地均出現了通過利用回收的廢棄包裝材料生產假藥的案例。”


三是藥品流通領域問題突出。“未取得合法資質,非法制銷藥品的行為較為突出;利用互聯網、快遞等現代物流手段成為假藥流通的重要渠道。”


為假藥打廣告的按“共犯”論處


韓耀元表示,《解釋》出臺前,“兩高”已進行為期兩年多的深入調研,且廣泛征求了專家學者等各方面的意見、建議。其中,明確了三種公眾高度關心的情況,“要從重處罰”:


一是以孕產婦、嬰幼兒、兒童或者危重病人為主要使用對象的;二是醫療機構、醫療機構工作人員制售假藥的;三是在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公共衛生事件、社會安全事件等突發事件期間,制售用于應對突發事件的假藥的。


為應對打擊“隱蔽化、組織化、鏈條化”的制售假藥犯罪,《解釋》對“生產”的認定,不再局限于生產藥品本身。


以下均被《解釋》認定為是違法的“生產”假劣藥行為:“合成、精制、提取、儲存、加工炮制藥品原料;將藥品進行配料、混合、制劑、儲存、包裝;印制包裝材料、標簽、說明書。”


“對生產行為的重新界定,符合執法辦案的實際需要,具有針對性和可操作性。可以有效應對危害藥品安全犯罪行為分工明確化、鏈條化的特點,有利于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和公安機關查獲犯罪,有效避免部分行為人逃避打擊。”韓耀元說。


《解釋》進一步明確,對制售假藥提供資金幫助、生產技術支持、原料輔料供給、廣告宣傳等幫助的人,按照生產、銷售假藥、劣藥罪的共犯定罪處罰。


如何預防黑心廠商“重操舊業”?


生產、銷售假藥的金額,是一個重要量刑標準,但如何認定金額,在實踐中存在爭議。《解釋》也對“嚴重情節”、“特別嚴重情節”,出臺了量化標準。



如“特別嚴重情節”的認定標準如下:致人重度殘疾的;造成3人以上重傷、中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嚴重功能障礙的;造成5人以上輕度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導致一般功能障礙的;造成10人以上輕傷的;造成重大、特別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生產、銷售金額50萬元以上的;生產、銷售金額20萬元以上不滿50萬元,并具有本解釋第一條規定情形之一的。


“生產、銷售金額”怎么界定?黑心廠商說“沒賣出去就不算金額”,怎么辦?


對此,《解釋》還明確了金額認定標準:不管假劣藥有沒有被銷售出去,已生產的藥品“所得和可得的全部違法收入”都將計入。


如何預防黑心廠商提前緩刑,“重操舊業”?


《解釋》對此規定,售假劣藥的犯罪分子要嚴格緩刑、免予刑事處罰的適用。適用緩刑的,要被發禁止令,禁止其在緩刑考驗期內從事藥品生產、銷售及相關活動。有過相關行政或刑事處罰記錄者,一旦兩年內“重操舊業”,將被“從重處罰”。


原文連接:http://tech.ifeng.com/a/20141119/40872992_0.shtml




并非原創 重在傳播



科捷電腦辦公設備快修中心主要服務對象為企業客戶,企業客戶的要求相對更高,而我們的服務宗旨是:客戶要求越高,我們做得越出色——遇強則強!很多企業都會有一個IT負責人(但畢竟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而我們是用一個團隊的力量來為您解決問題。

科捷電腦服務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8:00,節假日休息(特殊情況除外)
科捷電腦服務熱線:400-628-9328
科捷電腦服務網址:http://www.yoyezp.icu.cn
科捷電腦服務內容:
1、電腦維護維修(臺式電腦、筆記本電腦軟件問題,硬件問題,操作系統安裝,雙操作系統安裝) 
2、網絡維護維修(路由器設置,局域網組建及共享,網絡故障排除) 
3、企業IT外包(專業化IT外包服務:電腦、網絡、辦公設備、集團電話、監控設備等包月包年服務) 
4、監控安裝(家庭報警器、紅外防盜監控,工廠監控,遠程監控) 
5、綜合布線工程(寬帶連接,網絡布線工程,電話布線,無線上網) 
6、門禁考勤(辦公室全自動門禁系統、員工上下班指紋考勤機安裝) 
7、硬件銷售(電腦組裝,網絡配件,辦公設備,辦公耗材等送貨上門)
8、辦公設備維護維修(打印機、傳真機、復合機、多功能一體機各類故障維修及維護)

全廣州市(天河區、越秀區、海珠區、荔灣區、白云區)駐有專業技術員上門服務,能更快速的進行上門維修維護服務。

捕鱼大师无敌版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