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資訊 2015年1月16日 第63期 3版-------網絡維護

來源: admin   發布時間: 2015-01-23   1562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本期看點:

  第一版:想學開車又怕危險:豐田有高招

  第二版:中國必須有自己的CPU!

  第三版:超纖小!CompuLab推出無風扇迷你PC



  第一版


想學開車又怕危險:豐田有高招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IT之家



豐田和虛擬現實技術廠商Oculus在進行合作,目的是提高青少年駕車的安全性。兩家公司把豐田TeenDrive365項目的駕駛模擬器移植到Oculus的虛擬現實頭盔Rift中,提高青少年在使用模擬器時的真實感。這套系統的目的是,通過使用戶置身于存在多種影響專心駕駛因素的環境中,使用戶真正開車上路時能輕松應對出現的各種情況。


TeenDrive365模擬器能訓練青少年在3D環境中正確使用腳踏板。在訓練中,青少年用戶將面對各種常見的干擾因素,例如交通噪音和行人。他們還將面對短信、廣播噪聲等影響注意力的因素。


360度頭部追蹤技術將提供更逼真的模擬環境,Rift的視角達到100度。TeenDrive365還采用RealSpace 3D Audio,為用戶可能聽到的聲音增添“深度”(在用戶身后的聲音聽起來就像從身后傳來的一樣)。


豐田稱,與Oculus的合作是“虛擬現實技術首次被用于教育公眾——青少年和家長不專心駕駛的危險”。


與Oculus的合作是豐田TeenDrive365項目的自然發展,TeenDrive365旨在對青少年和家長進行安全駕駛方面的教育。虛擬現實是對青少年進行安全駕駛教育的明智方法,但普及率是個問題。Rift尚未大規模普及,豐田和Oculus沒有提到在教育環境中向青少年普及新系統的合作關系。


原文連接:http://www.ithome.com/html/next/123930.htm




 

 

 


  第二版

中國必須有自己的CPU!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IT之家



這次大基金完全顛覆了這種模式,是國家產業投資體系的革命性改革和創新。國家不再提供所有資本,而是起杠桿作用,用國家的錢撬動更大的社會資本。2014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分水嶺。4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發布;9月,1200億規模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成立。政府出手了,中國要重塑信息產業的核心——集成電路產業。


整個產業鏈被點燃了。很快,國家大基金迅速集結了980億元資金。與此同時,北京、上海、湖北地方政府相繼成立地方基金,總規模達700億元。11月3日,中國最大、全球排名第六大的芯片封測企業長電科技在大基金提供的3億美元扶持下,出手收購了全球第四大封測企業新加坡星科金鵬。


事實上,在此之前,嗅覺靈敏的央企早就出手了。2013年6月,紫光集團向展訊發出約18億美元的收購要約;11月,紫光集團再次出手宣布以9億美元收購銳迪科。


2014年3月,浦東科投向美國上市的瀾起科技發出收購要約,并最終以6.8億美元完成瀾起科技私有化。8月,清芯華創、浦東科投要約收購豪威科技,開價17.8億美元。而這兩起收購,幕后莊家均是中國電子。除此之外,中國電子還正在與全球第五大芯片設計公司Marvell商談合作事宜。


央企大手筆布局之時,Intel、TI等國際巨頭也開始加碼中國市場。Intel出資15億美元入股紫光,并且在成都投資16億美元建設先進工藝封裝工場。同樣在成都,TI也選了100億元的建廠計劃。而芯片巨頭高通則將其28mm芯片交由中芯國際制造生產。


“今后十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將在并購重組中成長,并且逐步成為全球集成電路產業的重心。”1月14日晚,記者采訪了華山資本創始合伙人陳大同。

陳大同是“文革”后第一批考入了清華大學的學子,是國內首批集成電路專業的博士生,其后于1989年留學美國就讀伊利諾斯大學和斯坦福大學。1995年,陳大同與朋友一起在美國創辦了Omnivision,致力于CMOS圖像傳感器芯片,并且拿下了這個被日本長期壟斷的市場,并且引領市場至今,中國幾乎所有手機公司都是Omnivision的客戶。


2000年7月,Omnivision在美國上市,而陳大同則在上市之后回國,并于2001年創辦了展訊通信。2007年,展訊在美國上市,而陳大同在展訊上市之后急流勇退,投身風投。


陳大同先加入北極光創投、后創辦了華山資本,領導了一系列集成電路領域的投資。2013年,北京市政府設立了國內首個300億地方集成電路產業基金,陳大同及其團隊參與了部分基金管理工作。


見證了過去30多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變革、成長、競爭與瓶頸,陳大同對今后的波瀾壯闊充滿期待。


大基金是國家產業投資的革命性創新

《21世紀》:最近兩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異常活躍,發生了大規模的并購,政府出臺了相關政策,還成立了千億規模的國家大基金,更多的動作還在悄無聲息地發酵。你如何評估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現狀?如何來理解政府此次的布局邏輯?


陳大同:中國最早的集成電路產業,都是依靠計劃經濟時代的一些國企、研究院支撐,在全球開放競爭的時代,大多被市場淘汰了。后來國家在90年代啟動了著名的908、909工程,但也沒能根本解決問題。其根本原因其實是計劃經濟下的國家投資模式并不適合集成電路產業。


不過,2000年,發生了兩件大事。上海市聯合國外及社會資本在張江建立了兩個國際水平的集成電路制造代工廠——中芯國際和宏力,是兩個真正市場化的企業,同時國務院18號文件《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出臺。這吸引了一批海龜回國創業,帶動了一波創業浪潮,以民間資本、風險投資為主,結合地方政府激勵,很多集成電路公司成立,短短幾年出現了600多家芯片設計公司,這期間,國家工信部電子發展基金、重大科技專項、863計劃也提供了很多支持。


十年多來,這批企業大浪淘沙,成長出一批龍頭企業。

但是,進入2013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開始出現兩個瓶頸。一是,制造的投資跟不上,現在制造的投資都要達到百億級,而且5年之內不可能盈利,所以社會資本大多退出這一領域。制造的產能、工藝跟不上發展,絕大多數設計公司都把訂單拿到海外去生產。


另一個瓶頸是并購。產業發展到一定規模,并購自然出現,2013年紫光收購展訊給很多企業打開了一扇門,以龍頭企業為平臺,行業里一系列的并購開始出現,這也會吸引更多的創業公司,他們未來可以成長,也可以被收購。


如果說過去十多年的市場競爭是“春秋戰國”,那么接下來十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主要途徑將是圍繞這些龍頭企業進行的并購、整合。當初硅谷就是這么成長起來的,互聯網企業也是這種模式。

但是,打破制造瓶頸、收購,都需要大量資本,而且想要不那么逐利的資本,只能由國家來投資。


所以,2012年底,上海市政府聯合四家企業,給國家領導寫了一封信,國家開始啟動了集成電路產業布局。后來,斯諾登事件引發了國家對信息安全的越發重視,又加速了這一過程。


2014年4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正式發布,明確了設立有戰略性、市場化運作的產業基金,用國家的小錢撬動大錢,這是中國產業投資領域一次革命性、天翻地覆的變化。


《21世紀》:你認為這次的國家大基金“市場化”嗎?跟政府以往的產業扶持手法有什么不同?

陳大同:過去,國家主導的投資項目都是計劃經濟路線。全部是國家投資,發展計劃由發改委、工信部等主管部門制定,與市場距離比較遠。國家的錢是唐僧肉,沒有明確的投資回報要求、沒有投資責任監督,結果這些投資的收益有限。

這次大基金完全顛覆了這種模式,是國家產業投資體系的革命性改革和創新。


首先,國家不再提供所有資本,而是起杠桿作用,用國家的錢撬動更大的社會資本。比如大基金,國家出的錢只有300多億,其余的錢則由基金公司向社會資本籌集。大基金其余的近千億資金都來自一些央企。所有這些投資,都是有監督的。國家的錢也不是無償的,走的是貸款形式,要償還本息,其余幾家企業的注資,也有明確的企業考核約束,均要求回報,因此基金必須按照市場化運作。


其次,來自企業的聲音占據主導。國開行、工信部,仍然有團隊參與戰略計劃的制定、基金的運作,國開行的團隊主要負責投資項目的運作、工信部主要負責產業方向,但是政府部門不再主導方向,發展計劃“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


基金管理團隊聯絡了所有龍頭企業、地方政府、研究機構,甚至華為、中興、聯想、浪潮、TCL等最終客戶,他們對于大基金的戰略部署都會提出很多意見,集思廣益,就能看到整個產業鏈的真正需求,并據此制定真正符合市場需要的投資方向。


變化很明顯。以前,國家的一些投資項目會議,與會者大部分是學院教授、國企領導、主管部門,很少有企業及市場的聲音。但現在,市場聲音已經主導。


大基金的“兩條腿”

《21世紀》:但企業的建議難免會更多代表自己的利益,在國家大基金的投資方向上,如何來辨識并平衡企業利益與市場需求?

陳大同:確實,我看過不少提議,有企業的、地方政府的,這些建議中,60%-70%確實來自市場一線,是針對產業痛點提出的,另外30%-40%則是代表了自己利益。這些現象是正常的。


所以需要區別辨識企業建議,不同企業的利益出發點不同,各個地方政府提出的建議也有區別,但他們反映的產業痛點是相同的。綜合所有觀點,就能發現產業鏈的需求。國家基金的投資規劃,也可以為地方投資提供標準。


通過這種方式,國家可以充分利用現有的人才進行戰略部署,也能解決地方政府缺少產業人才、基金管理人才的問題。


《21世紀》:大基金是否已經制定好了國內集成電路產業的詳細發展規劃?

陳大同:沒有,確切說是不必要。在我看來,國家產業基金的方式是“兩條腿走路”。


一條腿是國家戰略主導,主要解決依靠市場方式無法解決的問題。比如,制造業的資本投資,先進工藝的技術開發,存儲器、CPU、IGBT、FPGA、DSP等基礎器件的缺失,這些問題如果國家不做戰略布局,單純靠市場肯定無人問津。現在國家已經提出了這個方向,那么產業中就有很多敢想、敢干的人提出建議。這些最難解決,但又是整個產業不能缺少的環節,是國家必須規劃,也是正在規劃的。


比如,國家現在制定制造業的頂層設計,首先要算一下,國內有多少設計公司,這些企業今后十年有多少出貨量,需要多大、什么工藝的制造產能,目前我國的制造產能有多少,存在多少缺口。基于這些判斷,決定投資多少產能。


另一條腿是就是市場。比如,海思、展訊、聯芯,這些設計公司有自己對市場的判斷,有自己的發展戰略,市場競爭規律自然會給出答案,無需國家插手。還有收購,哪些企業可以收購,收購面臨的溝通阻力、未來如何運營,這些都是市場可以解決的問題,也只能通過市場手段去解決。


大基金對于企業項目的投資,也是基于市場判斷。比如,長電科技的收購,就是長電科技找到了大基金公司,公司經過判斷,認為這屬于戰略投資,是可盈利投資,所以大基金就給長電提供了3億美元。但后續,長電科技的談判、市場運營、企業文化融合,都要依靠市場方式解決。


而且,大基金會不停地與產業溝通。據我所知,截至目前,大基金有龍頭企業的討論會議已經開過至少5次。從大基金的成立、基金的投資項目、投資方式,都是與企業一起討論出來的。每當產業發展到新的階段,或者出現新的需求,國家基金都可以通過企業了解到市場動態,并且通過市場需求給出合理的規劃。


全球集成電路產業正在向中國轉移

《21世紀》:您剛才提到,今后十年的發展模式會以圍繞龍頭企業開展的收購、重組為主。《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出臺至今,國內確實出現一些驚心動魄的收購,而且收購愈演愈烈。但是,這些收購真的都能成功嗎?


陳大同:現階段最熱的就是收購。資本市場永遠是沖動的、非理性的,中國的企業往往也喜歡走極端。


現在,國內很多龍頭企業都在“跑馬圈地”,只要跟自己沾邊的,都想收購,然后整合到一個平臺上。有幸看過一些企業的收購計劃,都可以說是宏偉的戰略。


理論上來看,這些收購計劃都是可行的。但日后真正到市場上,未必就那么回事了。


國家大基金撬動上萬億資本進入集成電路產業,確實能在收購中解決錢的問題。但是,決定一次收購成敗的因素中,資本頂多占到20%。收購過程中,如何溝通,收購之后通過各種激勵方式留住團隊,怎么去融合兩家公司不同的文化、保留客戶、降低成本?長電科技要收購新加坡公司星科金鵬,現在最大的困難就是這些。


但是,收購國際公司,中國企業在這方面幾乎零經驗。即便是在硅谷,所有的收購案例中,也是失敗居多,成功極少。


今后十年,中國會出現大量的收購,但同樣也肯定會有大量的收購以失敗告終。接下來的十年,市場競爭會比過去十年的“春秋戰國”還要慘烈,中國企業要交學費。


從這個角度來看,現在產業是有一些虛火,但這也比死氣沉沉強無數倍。亂也是暫時的,早晚會被市場規范,成功的企業能夠趟出一條路,供其他企業借鑒。全球集成電路產業,正在通過這種方式向中國轉移。

《21世紀》:展訊、海思能超越聯發科嗎?


陳大同:很有可能。過去30年,全世界最大的變革就是中國市場的崛起,這也是中國走出一批國際化公司的根基。


其實,臺灣地區產業的崛起,聯發科的成長也得益于大陸市場,聯發科的DVD、電視、手機芯片都是靠大陸起來的,大陸企業的崛起必然會沖擊臺灣地區的企業。


以設計業為例,臺灣地區的芯片設計總產值排名全球第二,僅次于美國。2000年時,大陸芯片設計業的產值只有臺灣的不到十分之一。但是,2013年時,大陸設計業產值超過700億,已經接近臺灣地區。估計,2015年,最遲2016年,大陸就會超越臺灣。


從企業角度來看,5年之內,或許海思、展訊或許還難以超越聯發科,因為目前差距太大。但10年以后,是很有希望超越的。


其實,現在聯發科也很著急,他們非常想參與到這次變革中,但由于目前臺灣地區對于大陸投資的管理是嚴格限制,聯發科很難辦。如果這種限制放松了,聯發科等臺灣企業也很有機會融入進來,與大陸集成電路產業一起成長。


《21世紀》:物聯網、可穿戴技術正在崛起,這些會給半導體產業帶來哪些影響?中國企業是否有布局?

陳大同:中國的集成電路企業很少宣傳這些領域的布局,但是中國其實有很多企業已經布局多年。只是現在物聯網市場尚未爆發,所以基本聽不到市場聲音。


其實在物聯網上,很多技術都已經是成熟的。可以肯定,一旦市場爆發,會迅速崛起一批中國企業,他們或許會自己發展成龍頭企業,或許也會被現有的龍頭企業收購。

目前國內的并購潮多考慮的企業級、戰略型、市場領域,未來的收購可能就是以這種新興技術的科技公司唱主角。


《21世紀》:對于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你有什么困惑?你可以點名一個人來幫你解答這個問題。


陳大同:CPU(中央處理器)是計算機的大腦,它承擔著信息處理的任務,是信息社會必不可少的基本組成細胞。但同時,CPU也是中國集成電路產業鏈中一直缺失的關鍵環節之一。如何補齊這一環節?我想只有清華大學微電子所所長魏少軍才能回答這個問題。


原文連接:http://www.ithome.com/html/it/123904.htm


 

 



第三版

超纖小!CompuLab推出無風扇迷你PC

 

科捷電腦?實時把握行業動態,輕松了解世界資訊,我們是信息的傳遞者。
關注“科捷電腦”,看看如何獲得我們為您提供的免費電腦維護服務。

    


           

                      

資料來源:IT之家



IT之家訊 1月15日消息,近日,來自以色列的CompuLab公司推出了一款迷你主機——fitlet。這款設備雖然機身纖小,但是配置齊全,功能也很完整。


外觀設計方面,Fitler呈長方形,機身尺寸是4.3x3.3x0.9英寸(10.9cm x 8.4cm x 2.3cm),拿在手里感覺小巧玲瓏。


配置方面,CompuLab稱Fitler將會有三個版本。分別是fitlet-i、fitlet-B和fitlet-X。


其中fitlet-i配備了A4-6400T處理器(集成Radeon R3核芯顯卡)、8GB DDR3內存、mSATA和mini-PCIe插槽,microSD卡槽,雙HDMI 1.4a視頻輸出,雙英特爾千兆位以太網,802.11ac Wi-Fi連接,藍牙4.0和USB 3.0,運行Linux或Windows操作系統。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機身實在纖小,Fitler沒有風扇,用戶還需自備內存條和SSD。


相對fitlet-i,fitlet-B的價格和配置都要低一些,它搭載了更慢的處理器(同屬Mullins系列的R1-6200T),功能擴展方面也比較有限。而fitlet-X的主要定位是工業應用,配備了4個千兆以太網控制器和一個“FACET”mini-PCIe卡。


原文連接:http://www.ithome.com/html/digi/123844.htm



并非原創 重在傳播



科捷電腦辦公設備快修中心主要服務對象為企業客戶,企業客戶的要求相對更高,而我們的服務宗旨是:客戶要求越高,我們做得越出色——遇強則強!很多企業都會有一個IT負責人(但畢竟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而我們是用一個團隊的力量來為您解決問題。

科捷電腦服務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8:00,節假日休息(特殊情況除外)
科捷電腦服務熱線:400-628-9328
科捷電腦服務網址:http://www.yoyezp.icu.cn
科捷電腦服務內容:
1、電腦維護維修(臺式電腦、筆記本電腦軟件問題,硬件問題,操作系統安裝,雙操作系統安裝) 
2、網絡維護維修(路由器設置,局域網組建及共享,網絡故障排除) 
3、企業IT外包(專業化IT外包服務:電腦、網絡、辦公設備、集團電話、監控設備等包月包年服務) 
4、監控安裝(家庭報警器、紅外防盜監控,工廠監控,遠程監控) 
5、綜合布線工程(寬帶連接,網絡布線工程,電話布線,無線上網) 
6、門禁考勤(辦公室全自動門禁系統、員工上下班指紋考勤機安裝) 
7、硬件銷售(電腦組裝,網絡配件,辦公設備,辦公耗材等送貨上門)
8、辦公設備維護維修(打印機、傳真機、復合機、多功能一體機各類故障維修及維護)

全廣州市(天河區、越秀區、海珠區、荔灣區、白云區)駐有專業技術員上門服務,能更快速的進行上門維修維護服務。

捕鱼大师无敌版安卓下载